Mary the GroundFish

占tag非常抱歉。

KY了就是KY了,对于我所造成的恶劣影响我非常抱歉。

对于我到现在才写道歉贴也非常抱歉。

对于当事人所造成的伤害我愿意用任何方式进行补偿。

非常抱歉。

这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Frisk和她的朋友们的故事

飞得跟小狗狗的脖子一样的龙

地表人类后援团:

大家好这里是地表人类后援团。


这又是一次搞事情!





一句话概括搞事情——一句话接龙!


和上次有所不同的是这一次的不是接车,但是涉及到的au之多,人物之盛可以说是大饱眼福!而且剧情发展扑朔迷离,下一刻的发展不掌握在自己手中,见到神展开时的瞪目结舌,苦思要如何接下去也是一种乐趣!


那么,emmm……这一次的接龙依旧没有接完。


话说这一次,除了Sans,其他的人名开头都用了大写!至于为什么Sans的名字没有用大写……我想你们是明白哒!


我们还在接龙期间聊了一些事情,在产生相应的“悄悄话”的那段接龙的位置,会有相应的①②③作为标记。全文字完了之后,会放出悄悄话的花絮图片!




以下是涉及到的au以及人物:


Undertale:Frisk,Sans,Papyrus,Chara


Underfell:Frisk,Sans,Papyrus


Inktale:Ink


Player!Frisk,Player!Sans




以下是参与小伙伴(艾特的顺序依照开始接龙的顺序):


宅一:@宅一zayi今天也没有填坑还债 


月半:@月半抱抱 


绾: @没有苹果吃我要死了(›´ω` 


大猫(应要求不进行艾特)


七茶 :@死鱼七茶 


Mary: @Mary the Ground Fish:吃啥都产糖 


榴花: @五月榴花 


长安:  @夏長安 


猫: @十三只猫 


破烂: @Dr.Plain 


如有漏掉没有艾特的小伙伴……请谅解!_(:з」∠)_




按照之前的惯例,再一次的群宣:这里是地表人类后援团,福中心,欢迎各位福厨以及想要围观的各位前来搞事!


门牌号如下:


515824517


———————————————————————————————


    宅一:这是一个美好的下午,sans如往常一般躺在沙发上打盹,Papyrus正在厨房里忙活他的——“伟大的Papyrus自制的美味☆爆炸意大利面。”


 


    月半:然后人类有会把自己的脸扭曲成不可描述的样子。


 


    宅一:——这样一个美好的下午,就应该要偷懒嘛!
    Sans这么想着,翻了一个身。


 


    绾:“捏嘿嘿!!PAPYRUS的特制意大利面绝对会给人类一个超绝的惊喜!”厨房传来Papy活力的声音。


 


    大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打破了这短暂的宁静 。


 


    七茶:“嘿?有人在吗?”


    敲门声变得急促


 


    月半:声音停顿了一下


 


    宅一:“又,又怎么了啊……”sans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句,慢慢吞吞的挪到门边。


    他打开了门。


 


    月半:只见门外是一个


 


    绾:一个小小的身影


 


    Mary:还有一个警察


 


    宅一:“这谁?”sans怎么想着


    不完全是他的责任


 


    月半:低头定睛一看


 


    宅一:这个事件的发展从来不会在时间线上出现,好吧,不是从来,因为这里已经有一个例子了


    “……,kid?”


 


    绾:小小的人类揪着衣角,一贯的三线脸眼角似乎有一抹晶莹


 


    大猫:虽然人类平时看上去就有些小,可在sans记忆中可没有这么小


 


    宅一:“您是Frisk小姐的家人是吗?”


    警察扶了扶帽子


 


    绾:“啊……是,是没错,她这是?……”


 


*①    月半:“是这样的,Frisk小姐她吃了Alphys博士的药物”


    “博士她让我把Frisk送回来,原因我也不清楚”     


 


    宅一:警察的表情变得十分严肃


 


    大猫:“既然您是她的家人,那么请您照顾好她。”


 


    月半:好的,某个宅龙惹事了


 


    宅一:“真不知道大使的家人是这个样子啊……”警察小声嘀咕


    啊,是Frisk的粉丝吗?”sans这么想着


 


    大猫:突然衣角被什么扯了几下


 


    绾:默默地低头一看 


 


    宅一:“sans,我很抱歉。”


 


    月半:让sans把注意力从警察身上的“我爱Frisk”勋章是拉回来 


 


    绾:“我不应该顺便乱吃东西的”


 


    月半:“对不起……”


 


    大猫:Frisk的声音很小,就像她的体型一样,令人怜爱


 


    宅一:“Alphys也十分担心我的……我应该要更成熟一点的”


 


    月半:眼泪从肉嘟嘟的小脸蛋儿上滑落下来 


 


    大猫:sans此时并没有把注意放在Frisk说的话上,他那空空如也的颅骨里瞬间充满了“kid真可爱“kid是天使”


 


    绾:轻微的道歉声夹杂这孩子特有的软糯,sans有一股猫挠痒痒从那胸口间传来


 


    宅一:“喂!”


    一把小刀割破了他左侧的衣服袖子


    sans抬起头看见了正在暴走状态的Chara


 


    月半:“sans你个微笑垃圾袋想干嘛!”


 


    Mary:Chara说着看向了门口


    然后愣住了。


 


    绾:Chara一个加速奔跑冲向Frisk


 


    月半:“啊啊啊啊!Frisk你怎么这么可爱啊啊啊!” 


 


    宅一:一把把Frisk从sans的怀里抢过 


 


    Mary:然后冲向了自己的房间 


 


    月半:一边做着一边把脸蹭了上去 


 


    宅一:“Chara……”


    Frisk有些惊讶


 


    绾:脸贴脸的蹭啊蹭,原本带有腮红的脸似乎脸色更深


 


    月半:=)天杀的,她怎么这么可爱


 


    大猫:脸上的神情也渐渐染上了别样的韵味 


 


    宅一:“hey……”sans的眼眶变得漆黑


 


    月半:看来某人的萝莉控犯了


 


    绾:“在我眼里看来你还是依旧那么可爱哦我亲爱的巧克力甜心☆”Frisk熟练的通过调情打招呼


 


    宅一:“哦,Frisk,看起来你只是身体变小了啊。”Chara紧了紧抱住Frisk的手臂


 


    Mary:门口的警察小哥看着这家人的互动低着头往下拉了拉帽子,遮住了自己的表情


 


    月半:555他也想去抱抱Frisk啊 


 


    宅一:我也!好想!!!这样抱住大使啊!!!!


    小哥的内心咆哮着 


 


    大猫:sans回头看了眼站在门口的警察,对他说道“谢谢你了,你可以离开了。” 


 


    月半:小哥默默流下了面条泪 


 


    宅一:“等等,sans,不可以这样没有礼貌。” 


    Frisk从Chara怀中滑下 


    艰难的迈着小步子走向警察小哥 


 


    月半:走到小哥身边,拍拍他的头


 


    Mary:可是因为身高所以拍到了屁股


 


    宅一:走到他的旁边,试图去够着他的肩膀


 


    绾:“嘿这位先生,请不要哭泣,我应该亲信我学过游泳不让我会淹死在你那令人心碎的泪中的”


 


    宅一:Frisk使用了调情


 


    月半:效果拔群 


 


    宅一:“而起,我从来不愿意让人落泪。”


    Frisk的嘴角轻轻扬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Mary:Chara走到了Frisk的背后抱起了ta


 


    宅一:“非常感谢你的帮助啊,bro”


 


    绾:小哥哥表示虽然很开心大使对自己说了这么…动人…的安慰,但是他想他在不走就要BAD TIME了


 


    宅一:sans脸色铁青的笑着对他说


 


    大猫:在两个充满杀气的眼神下,小哥默默地离开了


 


    宅一:“下次不会再麻烦你了。” 


 


    月半:*小哥逃走了


 


 *    绾:*你胜利了,获得20G     


 


    宅一:sans猛的关上门 


 


    Mary:但是至少我得到了一个摸摸头,小哥看了看门口被抱起来的Frisk一脸陶醉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并且暗自决定决定以后不洗头了


 


    宅一:“那么,我们要来严肃的讨论一下这件事了。”Chara一点都不严肃的说


 


    月半:这辈子都不洗了,小哥充满了决心


 


    宅一:“哇哦,要这么说的话先把你怀中的Frisk给放下来好吗?”sans用他漆黑的眼眶瞪着Chara


 


    Mary:看着得意得仿佛要升天了的Chara,sans捏碎了手里的番茄酱瓶子


 


    月半:Chara决定不理这个微笑垃圾袋


    继续撸Frisk


 


    绾:WAWEI!HUMAN!你怎么这么小了!


 


    宅一:Papyrus出现了 


 


    Mary:顶着四盘特制的意大利面


 


    月半:*你的决心碎了


 


    宅一:“正好!我特制的意面出炉了!”


 


    大猫:“快坐下来尝尝吧” 


 


    绾:*Frisk决定使用调情来战胜这盘意面


 


    宅一:“Papyrus,你看,我变小了” 


 


    月半:“hey,Papy。你吃了巧克力吗?因为你看起来是如此的甜蜜” 


 


    宅一:她再次挣脱了Chara的怀抱 


    向Papyrus伸出双手 


    “我想要一个温暖的甜蜜抱抱”


    ——!!!! 


 


    月半:Pap抱起了她,他忍不住在那位天使的脸上响亮的亲了一口


 


    宅一:Chara觉得自己似乎需要做些什么 


 


    Mary:那声音就像拔掉了油罐的塞子


 


    月半:sans感到了危机


 


    绾:Chara的脸好像有些黑色物质流下


 


    月半:“吧唧”


 


    宅一:“嘿嘿嘿,Papy,我不太想吃意面”Frisk狡猾的用幼童软软的声音撒着娇


 


    月半:哦天啊,那声音让Pap感觉骨头痒痒的


 


    大猫:sans决定不能再无动于衷了,就在他准备动身去说服Papy时,Chara也开始行动了。同时行动的两人,互相对视了一下,决定先解决对方。


 


    宅一:“好吧,”Papyrus叹了口气,“等下次我在做吧,这次的确实不太适合儿童食用”


 


    月半:于是两位天使就在他们的争执中这么离开了两位的视线


 


    宅一:“Papyrus最喜欢啦!”Frisk眼看解决了一大难题,松了一口气


    !


    一句话,突然改变了整个房间的空气氛围


 


    月半:于是在骷髅的脸上更加响亮的亲了一下


    试图打破沉默


 


    宅一:这并没有什么用


 


    绾:Papyrus感觉自己应该回应一下小小的人类


 


    月半:*你仍然保持决心


 


    绾:毕竟是这样一个可爱的孩子 


    于是Papyrus用齿骨碰了碰Frisk裸露的光洁额头


 


    宅一:Frisk感觉有些痒痒,她咯咯的笑起来 


 


    月半:空气更加凝重了 


 


    绾:捏嘿嘿!伟大的PAPYRUS绝不会在调情输给你!人类!


 


    Mary:与此同时,sans和Chara那边,为了阻止对方的前进,人类和骷髅互相纠缠着在地板上扭成了一个奇怪的姿势


 


    月半:“hey!sans,你们在做什么!” 


 


    宅一:Frisk看向两人


    他们的姿势十分奇怪 


    “……Chara”


    Frisk沉默了一下


    “原来你喜欢的是sans啊。”


 


    绾:Frisk保持着决心脸,但是露出了了然的表情


 


    宅一:“sweetheart,你在吗?”Fell不耐烦的敲着门 


 


    宅一:“!!!!!!是这样吗?”Papyrus惊讶的张大了嘴


 


    绾:Chara的微笑有点破碎


 


    月半:全然不顾骷髅和满脸石油的人类脸上的表情


 


    宅一:“也就是说你们已经相互坦白了啊……那么,我要学婚礼上用的意面了。”Papyrus认真的说着


 


    月半:“人类?喂!有人吗?” 


 


    宅一:“Frisk,你去给Fell!sans开门吧,我再去研究一下意面”


 


    Mary:虽然知道Frisk只是在调侃自己但是Chara的大脑依然不可避免的变成了一片空白


 


    月半:门外是ink和Fell!sans


 


    宅一:Frisk试图抓住门把手


 


    Mary:但是够不到


 


    月半:可惜她的身高不允许她那么做


 


    榴花:Papyrus走过来,帮Firsk开了门


 


    绾:“嘿,ink,Fell!sans,很高兴见到你们,今天你们的眼睛也是闪烁着深入骨髓(邃)的光芒呢,我想现在应该不是在什么天文馆观看神秘的星空对吧”


 


    榴花:调情大师小Frisk今天也依旧展现了精湛的调情技巧


 


    宅一:“总之,很高兴见到你们,ink,Fell!sans” 


    Frisk一如往常的笑着欢迎他们 


 


    月半:Pap还是有些不习惯看到Frisk调情


 


    宅一:她似乎忘记了现在的自己是一个小小的软乎乎的幼童


 


    Mary:Fell的脸上冒出了可疑的红色 


 


    榴花:ink挥着手向Frisk打招呼,Fell微撇过头,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有些凶,却在接触到Frisk的时候,眼神柔和下来


 


    宅一:ink眼眶里的星星不停地跳动


 


    月半:“嘿,Frisk,你想不想尝试一些新的装扮!”ink显然看到Frisk的变化相当兴奋


 


    榴花:他一把抱起小只的Frisk,把她举高,显然很兴奋


 


    Mary:“没问题sans,不过也许得等会?”Frisk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 


 


    宅一:Frisk攻击力为100
    Frisk微笑攻击力为1000
    变小的Frisk攻击力为100000
    变小的Frisk微笑攻击力为100000000


 


    月半:sans  hp为1
    防御为1


    KO


 


  *    Mary:墨鱼受到了伤害      


    墨鱼战败了


    你得到了三升墨汁 


 


    月半:墨鱼再次受到了伤害


    吐出了更多墨汁


    墨鱼这次吐出了彩虹!


    *你受到了惊吓


 


    Mary:“你变棕了,你觉得你需要清洗一下。”
    Chara说着把小小只的Frisk举过头顶狂笑着冲向了浴室


 


    大猫:“放开kid/sweetheart/human/Frisk”突然四个方向传来了声音


 


    Mary:“NOOOOOOOOO!!!!!”Chara的眼前突然出现了旋转的金色四角星 


 


    宅一:Frisk感觉眼前一花 


 


    Mary:Chara把Frisk紧紧地抱在了自己的胸前 


    像一条护崽的野狼一样红着眼睛对着sans们露出了牙齿


 


    月半:如果忽略掉那些还在往下流的石油的话


 


    宅一:当然,如果能无视脸上奇怪的红晕也许更有说服力 


 


    Mary:“我是绝对不会把Frisk交给你们这群矮骨头的!”


 


    榴花:致命一击!


 


    月半:听到这句话,各位sans受到了致命的伤害 


    纷纷吐番茄酱/芥末酱/墨水以示敬意 


 


 *   宅一:一个奇怪的漩涡突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这是怎么一回事?” 


 


    月半:有一些蓝色的丝线隐隐约约能够看到 


 


    宅一:正在众人不解之时,漩涡突然加大了引力


    把Frisk吸了进去 


 


    Mary:同时抱着Frisk死不撒手的Chara也掉了进去


 


    月半:拽住Chara衣襟的sans也进去了


 


    宅一:“等等!”Papyrus刚才厨房赶来,看见这一幕


 


    月半:Pap没法丢下他懒惰的哥哥,也跳了进去


    本着搞事的原则,ink也进去了


 


    宅一:顺带一起进去的


    还有Papy刚做好的特制意大利面


 


    月半: 留下了fell独守空房X


 


    Mary:在吞下意面以后漩涡颤抖了一下 


    然后把所有人又吐了出来 


 


    宅一:“额,欢迎回来?


    Fell尴尬的打了个招呼


 


    榴花:Fell一脸懵逼,尴尬地说


 


    宅一:“你们,好像,又变了”


 


    Mary:只见Frisk变回了成年的体型,而一脸迷茫的Chara挂着自己连衣裙一样的T恤正牢牢挂在ta的脖子上


 


    月半:Chara决定光明正大的粘着Frisk


 


    Mary:Papyrus的胸甲露出了一对小小的脚骨在地上蹦跳着


 


    宅一:Papyrus的意面牢牢的糊在了Ink的脸上 


 


    Mary:sans的大衣蠕动了一下,露出了一只白色的……大号蜗牛? 


 


    月半:ink现在拿不住他的笔了 


    很显然其他人也这么想


 


    宅一:他变得太小了,以至于Papy的意面已经糊到了地上


 


    榴花:Fell!sans呆了一下,全场只有他和Frisk是正常的体型


 


    月半:那也就意味着


    他可以随便和Frisk亲近了 


    虽然不太可能 


 


    Mary:ink拽了拽意面,但是不但没有弄下来反而因为他的动作糊到了笔上。
    ink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宅一:但是这仍然使他感到些许兴♂奋


 


    榴花:挂在Frisk脖子上的Chara,用警告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宅一:白色蜗牛,不,是矮成一坨的sans也用他那对小窟窿瞪着Fell!sans


 


    Mary:Chara的眼神仿佛在对Fell!sans说:


    你永远 不可能 跟Frisk这么亲近的 明白了吗 矮子 


 


    月半:而小Pap完全搞不清状况,正在为他的意大利面感到心痛


 


    宅一:Fell!sans感觉自己随时想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石油鬼来一段gdod time


 


    榴花:Frisk看着这混乱的场面,不知道自己需要做些什么


 


    长安:Frisk思考现在能不能通知博士,但很显然的,手机不在他的身上 


 


    宅一:她觉得自己需要一些帮助


    “咚咚咚”


 


    月半:于是打电话给刚刚的警察小哥 


 


    长安:“抱歉,这就来——”听到敲门声,Frisk前去开门 


 


    Mary:虽然Chara还挂在ta的脖子上但是这对于Frisk来说完全没有影响 


 


    月半:因为现在的Chara简直就像是个洋娃娃


 


    Mary:Frisk愉快的想像着Chara红着脸穿上各种可爱的小裙子的样子打开了大门。


 


    宅一:“你好……诶!是你们!”Frisk语气中充满了惊讶 


 


    月半:就如同刚才Chara想象的那样 


 


    长安:“人类!!我听说我那个愚蠢的兄弟似乎在你这边偷…”Fell!Papyrus二话不说的冲入屋内,看着两只小骨头和一个幼年小孩,傻住了。


 


    宅一:跟在后面的,还有Player!sans和Fell!Frisk


 


    Mary:地上的ink还在从眼眶里喷着代表眼泪的墨水


    而sans好像已经睡着了 


 


    宅一:进来的人看到这一场景都不由得愣住了


 


    月半:这的确让人震惊到了“骨子”里


    Pap现在正在为他的意大利面举行葬礼,好像什么都与他无关一样


    ……总之真是神奇的场面 


 


    宅一:“我们也许来的不太是时候?”Fell!Frisk有些抱歉的看向Frisk


 


    月半:“不亲爱的,我想我刚好需要些帮助”


 


    宅一:Frisk苦笑着说


    “你们是过来玩的吗?”Frisk有些疑惑,Player!sans过来玩耍还是比较常见的,但是一般Frisk们不太会相互串门,毕竟相互串门总是会带来一些不好的影响 


    “hey,这个就不是了,我是过来找我家的Frisk的,”Player!sans焦躁的咬着旺仔牛奶的吸管,“她不见了。”


 


    Mary:“我能感觉到她应该在这里,应该就在这里,这个时间,这个世界,这个房间里。”Player咬着的吸管发出了令人焦躁的嘎吱声


 


    月半:沙发地底下发出了咚的一声 


    好像有谁撞到头了 


 


    宅一:“谁?”sans被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试图从沙发上爬起来坐好


 


    月半:那个家伙明显不想回答


 


    Mary:然而也许是因为没有习惯变得更小的身体,sans一头栽下了沙发


 


    月半:Player!sans喝着旺仔牛奶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Mary:sans用魔法突然抬起了沙发,地上什么也没有 


 


    月半:真是奇怪 


 


    Mary:Player抬头一看,一只棕色的大尾巴缀在沙发的底下


 


    月半:厨房里突然传来声音,在那里pap正在为了悼念意大利面而做另一盘意面。“人类?你在这里做什么?”


 


    Mary:Player!sans定眼眶一看,那是一只穿着他家Frisk的衣服的看上去介于松鼠和狐狸之间的小动物。 


 


    宅一:“……Frisk?是你吗?”


    Player不确定的问 


    Fell!Frisk正忙着帮Frisk收拾残局 


    “……啾。” 


    毛茸茸的小动物在衣服堆里面挪了挪身子


    并不逼真的动物声音暴露出了她的真实身份 


 


    月半:Player!sans愣住了 


 


    绾:Player!sans思考要不要拿大师球进行捕捉 


 


    宅一:他从来没用想到过,Frisk,他的好兄弟 


    会变成一个连游戏都打不了的毛茸茸的小东西 


 


    月半:而且这么可爱


    他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了 


 


    绾:以后,谁帮他去跑腿!谁帮他去买旺仔小牛奶! 


 


    宅一:“……Frisk”Player!sans的神色难得有些严肃


 


    绾:“啾?”地上的小家伙歪歪头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⑤    宅一:“那,你的装备我拿了啊,还有”他顿了顿,“我会用好你的steam号的,兄弟,我会记住你的。”


    啊这个骨没救了                   


    在场的人的心里不由的响起这句话 


    “他平常就是这样的?”Frisk用眼神示意地下悲伤且无奈的瘫成一团的Player!Frisk


 


    Mary:Player!Frisk不想跟任何人说话并且蜷缩起来发出了呜咽的声音


 


    绾:Frisk的觉得不能让自己可爱的同体陷入如此的悲伤之中,于是她上前两步,把Player!Frisk捞起抱在怀里


 


    宅一:“嘛,换我我也这样。”Chara同情的想,走过去拍了拍Player!Frisk的尾巴以示友好 


 


    Mary:松开了手的Chara差点从Frisk的脖子上掉下去 


    吓得ta骑上了Frisk的脖子 


 


    宅一:“那个,Frisk,Player!Frisk我来抱着就好,你招呼好Chara吧”Fell!Frisk走上前从Frisk的怀中轻轻地把Player!Frisk用手搂着抱起来,慢慢的抱在胸前 


 


    Mary:Chara的脸红成了番茄


    因为ta忘记了ta现在下面什么都


    没穿


 


    宅一:“这个!巨乳!”Player!Frisk悲伤的感受到了这一点,用小爪子揉了揉自己平坦的胸口


 


    绾:“oh我可怜可爱的小兽同体,拥有如此可爱的外表你怎么可以露出这样悲伤的神情呢?我可是会心碎的哦糖浆~瞧瞧你,光滑细腻的毛皮是如此的蓬松柔软,我敢保证我的脸都可以埋进去并且感受到你甜美的气息和温暖的体温,所以,来,开心点☆”说着蹭蹭Player!Frisk的脸颊顺便捏了捏肉垫


 


    宅一:Player!sans觉得自己已经开始感觉到一些悲伤了


    他突然想起他的袜子还堆在洗衣机里


    他一把拎起Player!Frisk放到面前,严肃的盯着她


    “Frisk,兄弟,家务活我不会干啊,”Player!sans感觉自己的语气中       已经充满了悲伤和难过 


 


    绾:但是,他什么也没法从Player!Frisk神情中看到什么 


    毕竟,保持决心是很重要的


    Player!Frisk挥舞着小爪子,在空中扑腾着


    不时发出不满的鸣叫


 


    宅一:“等等,兄弟,”Player!sans突然安静了,他似乎意识到什么事


 


    Mary:Frisk竖起了耳朵


 


    宅一:他再次仔细的观察了Player!Frisk毛茸茸的身体一边,还不时用指骨在她身上戳了戳 


    “兄弟,我,我一直没有想到,”Player!sans的语气中充满了难过


 


    “你居然没有小JJ!”


 


    Mary:“啾!!!!!”


 


    宅一:Player!Frisk觉得,她觉得自己……必须要说点什么


 


    绾:放心吧兄弟!就算你是不完整的!我们之间的兄弟情谊也不会改变!


 


    Mary:Frisk思考了一下……
    她使用了百万吨爪击!效果不一般!


    Player!sans倒下了! 


 


    宅一:“放你一千八百个心吧你个混球!” 


 


    Mary:躺在地上的Player!sans沉思了一会。


    “我知道这是魔法的作用兄弟,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Player露出了自以为幽默的笑容


    Player!Frisk扬起爪子,啪的一声糊在了自己的脸上


 


    宅一:“嘿,嘿,兄弟,别这么消沉嘛!”Player!sans笑了笑,他带有明显暗示的提了提裤子,“我也没有嘛!”


    原来是没有的嘛?!!! 


    在场的人类都感觉自己学到了新的事物 


    Frisk感觉自己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好奇的心,她悄悄的看向好不容易舒舒服服躺在沙发上的sans


    *sans接受到了你的视线 


    同时,刚完成了帮助Papyrus拯救了众人饥饿肚子的任务,一出厨房就听到Player!sans关于骷髅生物生殖系统的言论,不禁松开了端着意大利面的手 


 


    Mary:“别看我,我现在没有。”幼年sans翻了个身


 


    榴花:“NYEH!怎么直白地说出来这种话!”


 


    猫:“以后也不会有的”幼年sans低声嘟囔着 


 


    宅一:“对的,Frisk,骷髅没有呢!”Chara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


    “没关系啊,你还有我啊,对吧Frisk。 


    Chara利用自己被Frisk抱在怀里的优势,使劲的向Frisk推荐自己,意图刷到更高的好感度 


 


    榴花:她带着天真的笑容,伸出小小的手,“吧唧”拍上了Frisk的脸,听着声音很响,实际上力道不重,还顺带着轻轻捏了捏


 


    猫:幼年sans翻了个白眼,虽然他没有,他从沙发缝里掏出一瓶番茄酱吸了起来。“你最好别听那个家伙瞎讲。”


 


    宅一:“滚你的吧垃圾袋,好歹我有好吗 =) ”


*正在Chara和sans争吵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个大家都没有想到的人的声音 


 


    “啊哈,各位,有没有想我啊?”Lust!sans在门上象征性地敲了敲就一把推开了虚掩着的门 


 


     破烂:然而,更令人吃鲸的是,Lust!sans身后,辣个抽搐的身影 


 


    Mary:大家选择性的忽视了刚才一闪而过的一个炫酷的身影


 


*⑦    绾:Frisk挂着Chara神情悠闲自在的移步到门口,半倚着门槛开始了日常“哟Lust!sans你咋来了?你的品味依旧是如此的别具一格啊,看看你那裸露的骨骼真是光滑如玉,我想入手也肯定是一片适宜的冰凉”不知从何掏出 一只蓝色妖姬,微微欠身递上“我想这朵玫瑰很适合你哟sweet,不介意的话就当作见面礼收下吧?”


 


    宅一:“嘿Frisk!”Lust!sans轻佻的吹了个口哨,“要不要来一发?”


 


    Mary:Frisk的头部装备微笑着召唤出了血红的刀子 


 


    绾:“哇哦没想到Lust!sans你是如此直白的类型,不过如果不是现在的情况我想二会很乐意和你来一段愉快的date time”Frisk伸手拦住即将暴走的Chara,顺便在其脸上捏了捏暗叹一句手感真好


 


    宅一:话语刚落,Frisk便感觉到明显的不对劲了


    她感觉背脊上的冷汗在冒出来


 


    绾:Frisk发现sans爬上了自己的背脊


 


    宅一:“哦,Lust!sans,处于人道主义,我似乎不能践行我的诺言了。” 


 


    绾:毕竟,看看现在我的处境,继续的话我想我会拥有一段...“bad time”




———————————————————————————————


*①








*②








*③







*④

















*⑦





评论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