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y the GroundFish

占tag非常抱歉。

KY了就是KY了,对于我所造成的恶劣影响我非常抱歉。

对于我到现在才写道歉贴也非常抱歉。

对于当事人所造成的伤害我愿意用任何方式进行补偿。

非常抱歉。

手办计划:梦与开端

首先感谢 @K.M.Aren-无意义 画了那么美的人偶款LF手办

虽然可能大家会觉得画风不对。

但是这个算是我这边这个手办脑洞的起源。

其实就是我做过的一个梦。

一个做了以后把自己致郁了的梦。

LF她超可爱!超级可爱!多元宇宙级的可爱!!!

总之,正文。

————————————————————————

【那是一个空无一物的世界。】

我望着身前深不见底的大洞。

【灰烬,到处都是灰烬。】

黑暗,就连正午的阳光也无法穿透的黑暗。

【那些灰烬上散落着各种各样的衣服——就好像有谁曾经穿着他们那样。】

孤独的,静寂的恐惧冲破了深邃的幻梦,紧紧地缠上了我的心脏。

【就算是在梦境里,我都能感觉到那阵深深的寒意。】

我摇了摇头,望向了深渊的尽头。

【我看见一个被自己的鲜血染红的女孩,被无数穿透了她的身体的白骨支撑着。】

风在呼啸着。

【她残破的肢体躺在她的身下。】

【我甚至能看到她残破的身体……一点点在寒风中变得青紫的样子。】

幽暗的洞穴中呜咽着亡灵幽怨的哭喊。

【但是她没有死。】

【她只是……不会死。】

我抱紧了胸前的笔记,紧紧地咬住了自己嘴边的衣领——

纵身而下。

【她像是不知疼痛的机械一样,用几乎是暴力的方式拖着自己残破的身躯一点点地从那片白骨上剥离。】

黑暗与狂风在耳边划过。

【失去了一半身体的她艰难地向着离自己最近的那捧灰烬爬行着。】

我准确地落在了一片花床上。

【她的双眼流淌着鲜红的泪水。】

我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从地面上爬了起来。

【但是她什·么·都·感·觉·不·到。】

我闭上了眼睛。

我看到自己的身体蒸腾成一片浓稠的烟雾,卷着半空中落下的笔记冲向了废墟。

台阶,钉板…石柱……枯…树…幽……深的……甬……道……

凛冽的寒风狠狠地揪住了我的脸颊。

我打了个喷嚏。

漆黑的枯树在寒风中的尘埃边矗立着。

苍白的骨丛上还残留着的冻得僵硬的碎肉和断裂的肢体。

鲜血延伸出一条暗红色的路径,歪歪扭扭的指引着她离开的方向。

我闭上了眼睛。

枯黑的树干。

覆雪的巨石。

蓬松的雪堆,流淌的冰河,被鲜血染红的少女。

她就像破了的颜料罐子一样在雪地里涂抹着刺眼的轨迹。

她没有停下脚步。

她残破的身体就像钻过一股稀薄的烟雾一样穿过了我的身体。

我为她搬开挡路的废墟。

我为她补好断掉的桥梁。

跌倒了,就爬起来。

死去了,就活过来。

我看着她在灰尘和朋友们的遗物的包围中不眠不休地研究着跳跃世界的机器。

我聆听着她在空无一人的世界中的自言自语。

我拥抱着她失去生命的温热身体。

我无法触碰她。

我……

……还有能做的事情。

我可以补全她残缺的身体。

用那位伟大的博士……

遗留的知识和技术。

即使是从零开始。
我可以。
我一定能做到。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