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y the GroundFish

占tag非常抱歉。

KY了就是KY了,对于我所造成的恶劣影响我非常抱歉。

对于我到现在才写道歉贴也非常抱歉。

对于当事人所造成的伤害我愿意用任何方式进行补偿。

非常抱歉。

尘埃落定(The dust settled)第二版

*你看到了一个混更

首先要道歉,前几天吃刀太多加上一点生活生理问题导致心态爆炸,冲动之下删了文(土下座)。

然后 在@提刀日行 太太的安慰下稍微振作了起来,于是决定反正都删了文不如改一下,稍微充实一点再发。

然后本来决定36

等会好像要等会才满36小时吧?

截稿时间真是股神奇的动力。(装傻)

总之感谢那些认同我,喜欢我的文字的人们。

尤其特别的感谢 @网瘾少女叶想夏 太太愿意画一些我脑子里的黑洞,让我充满了无论如何都要坚持下去的决心。

我尽力做到最好吧。

其实想知道改后是好了点还是变差了

改前版本http://lilian540.lofter.com/post/1d81f58d_102e1e98

涉及AU:Underlose Underplayer

涉及太太:微博鱼腩  囧神小姐  真心做死木乃伊 
(混更我就不艾特了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码字BGM:木有

——————————————————————————————

微风轻轻地拨动着少女浅棕色的头发。

穿着利落的西装的少女从擦得发亮的黑色轿车里走了下来。

对着帅气的司机比了个拇指,Frisk整了整自己胸前的纽扣。

今天并不是作为怪物王国大使的她的休假日。

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偷偷地挤出点时间来顺路拜会一位低调的老朋友。

嬉闹的声音在校园里回荡着。

略有些褪色的秋千和滑梯在孩子们的脸上反射着温和的阳光。

稍远处的草地上,几个人类的孩子,蹲在那里挖掘着什么,然后在惊醒的蔬菜兽的怒吼中嬉笑着四散奔逃。

晶莹剔透的白色墙壁像是童话中的城堡一样妆点着五彩缤纷的花朵。

Frisk按响了门铃的电钮。

“您好,请问是哪位?”

扬声器里传来了温和的,跟在对讲机的那头的白色的羊型怪物脸上总是挂着的笑容一样的温柔的声音。

“Toriel,是我,Frisk。”

“天啊!稍等一下,我马上过去开门!”

对讲机的那头传来了忙乱的脚步声。

“你好!你是Frisk小姐吗?”

Frisk向着声音的方向转过了视线。

几个孩子——怪物的和人类的,扭扭捏捏地站在不远的地方望着她。

“是的,我是。”

Frisk对着孩子们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Frisk小姐,你认识Asgore国王吗?”

一个藏在怪物身后的小女孩躲闪着地探出了头。

“是啊,我认识他的。”

“大家说他是Toriel女士的丈夫,是真的吗?”

孩子们就像闻到食物的小狗一样热情地聚拢了过来。

“Frisk小姐,他们说你是个魔法师,你可以让我们看看魔法吗?”“Frisk小姐,你能让校长不要在午餐里加青椒吗?”“还有胡萝卜!”“还有西红柿!”“芹菜!”

“好了孩子们,Frisk小姐还有事情要忙呢。”

Toriel推开了Frisk身后的大门。

“所以现在,让我和Frisk小姐单独相处一会好吗?”

Toriel笑着牵住Frisk的手,在孩子们的抱怨声中把她拉进了学校的大门。

“他们真的很可爱,不是吗?就像那时候的你一样。”

Frisk牵着Toriel毛茸茸的爪子,带着浅浅的微笑听着Toriel温和的声音。

“最近身体怎么样?工作很忙吗?有没有好好休息……”

Frisk感受着Toriel的掌心传来的温暖。

淡淡的,仿佛从指尖流入心底的温暖,就跟她带着自己走过紫色的废墟的那个时候从指尖传来的温暖一模一样。

“我没问题的,Asgore、Asriel还有其他人都在努力,我们一定能够成功的。”

“那就好。”

Toriel像是有些放心地舒了口气。

“不过不用担心我的,我可是曾经的皇后,我对这些事情的承受能力可比你想象中要高得多。”

Toriel拉开了校长室特制的大门。

Frisk轻车熟路地找出自己的杯子,用桌上还冒着些许热气的茶壶注满了它。

“坐一会吧?要不要来点‘巧克力’曲奇?”

Toriel拉出一个印着饼干的铁盒,带着些许狡猾的神色眨了眨眼睛。

Frisk看着饼干上被烤得黑黑的葡萄干尴尬的笑了笑。

“还是不了,Papyrus在等着呢。”

Frisk用空闲的右手指了指马路的方向。

“茶会的话还是下次吧?”

“好吧我的孩子。”Toriel愣了愣,脸上露出了伤感的微笑。“你知道的,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需要的话,我的怀抱随时都会为你敞开。”

“谢谢你,Toriel。”

Frisk将温热的茶水一饮而尽。

“我会的,在我需要的时候。”

Frisk露出了温和的微笑。

“你出来了?毛茸茸好太太的茶点让人无法抗拒不是么?”

皮肤苍白的高个子男性从轿车中探出了身子,脸上透出了一丝坏笑。

“是啊,所以又要麻烦你了,Papyrus。”

Frisk轻车熟路地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拍了拍伪装成人类的骷髅的肩膀。

“放心吧!伟大的Papyrus一定会准时赶到的!”

伴随着烟尘,黑色的轿车踩着限速的底线飙了出去。

“Wow,这个红灯。”

Papyrus有些气恼地看着头顶上刚刚转成红色的交通信号灯。

“事实上,Frisk。”

稍稍地沉默了一会,伪装成人类的骷髅自顾自地打开了话匣子。

“你不需要这么担心的,我们一定能成功的。”

“你,还有你的朋友都那么的强大,还有什么你们做不到的事情呢?”

“反正再怎么样也不会比最糟糕的那段时光更差了不是吗?”

“更别说在你的身边还有我,伟大的Papyrus在支持着你!”

红灯转回了绿灯。

“是啊,我不需要担心的。”

Frisk对着Papyrus的侧脸露出了温和的微笑。

“Because I have you here.”

“看起来她过得还不错?”

穿着黑红条纹连衣裙的女孩在大楼的顶端遥望着黑色轿车的方向。

“Yep,看上去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穿着万年不变的蓝色连帽衫的矮骷髅懒散地斜靠在天台的边缘,惬意地啜饮着手里的番茄酱。

“只要没有其他的什么家伙再来捣乱的话。”

“哼哼,就算她正在计划着追求你的弟弟?”

女孩深灰色的脸蛋上露出了促狭的笑容。

“如果Papy喜欢她的话,我又有什么理由阻止呢?”

sans摊了摊手。“也许某些AU的我的反应会很激烈吧,但是至少我是懒得去管那么多。”

“我更在意的是,这个AU正在发生的事。”sans转了个身,就着天台边缘的围墙滑到了地板上。
“我们都知道这个AU正在变成一个真实的宇宙,现在不管是星空还是更深的地下都不再是以前那种贴图一样的薄膜了,也许等到宇宙彻底成型的时候这里就会与其他的AU彻底断开?谁知道呢?”

“也许这样一来……”骷髅闪了闪眼眶中的光点。“也许我们就可以与那些潜在的威胁彻底的说再见了?”

“你是在伤感吗?”女孩的身体像是信号不稳定的电视画面一样泛起了扭曲的波纹。

“没有,反正你们迟早能找出再次进入这个AU的方法的,不是吗?”

sans对着露出难得的惊讶表情的女孩眨了眨自己的眼窝。

“当然了。”灰色的女孩逐渐崩解的脸上露出了微笑。“期待我们未来的再会吧。”

“我会的。”看着化为奇异的条码消失的女孩,sans灌下了最后的一罐番茄酱。“所以,可别让我们白等啊。”

寂静的宇宙中。

一道人类无法观测到的薄膜飞快地扩张着。

随着它的膨胀,一颗颗燃烧的星辰从它的上面脱落了下来,真正的迈入了这个宇宙之中。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