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y the GroundFish

占tag非常抱歉。

KY了就是KY了,对于我所造成的恶劣影响我非常抱歉。

对于我到现在才写道歉贴也非常抱歉。

对于当事人所造成的伤害我愿意用任何方式进行补偿。

非常抱歉。

来自某无头福的图片的脑洞

活着真绝望。

灵感来源是 @匿名 那张whichXUT的图:http://s12w91.lofter.com/post/1d42c155_10390ae9

————————————————————

国王和王后一夜之间失去了两个孩子。

悲痛欲绝的国王陷入了疯狂。

“任何再敢踏入我们国度的人类,都必须去死!!!”

国王的愤怒化成了恐怖的诅咒。

在那之后,落下的人类全都会当场死亡,只留下他们失去意识的灵魂在废墟中飘荡。

Frisk:
充满着快要溢出来的决心。
在躲雨的时候掉入了废墟。
Asgore的诅咒当场杀死了他。
但是他拒绝了。
然而就在这时,他的脖子恰好摔在了一块锋利的碎片上。
于是在冰冷的岩石上醒来的他看到一个长着自己的脸,但是身体的皮肤却白皙的不像话的孩子正在惊讶地看着自己。

红色的灵魂浮现在胸口的位置,没有头的时候Frisk是通过自己的灵魂来“看”的。
隔着衣服可以明显的看到灵魂的光芒。
对死亡没有概念。
没有头的时候没法说话。
在废墟里让papyrus吓了一大跳。
一直用决心拒绝着死亡,但是脑袋在Chara那里的话就始终是半死不活的状态。
技术上来说还是人类,非常的坚持自己是人类。

Chara:
在Frisk拒绝了死亡的时候被他的决心从死亡中唤醒。
发现自己的脑袋不知所踪以后拿走了以为已经死掉了的Frisk的脑袋。
对自己的复活的原因感到迷茫,尤其是在他发现自己的计划失败了以后。
执着于遵守规矩。
很奇怪小花为什么会知道他的名字。
一开始并不在乎Frisk的生命,直到他发现自己和Frisk绑在了一起。

被Frisk的决心充满着。
因为不是自己的决心,意志薄弱或者情绪激动的时候决心就会从脖子的断口里涌出来。
如果这个时候戴着Frisk的头的话就会从眼睛鼻孔和嘴巴里涌出来。
身体心脏的位置是一个透明的洞,似乎是因为他没有灵魂的关系。
不止分享着Frisk的决心,也分享着他的感觉和灵魂。
让toriel哭了出来。
对杀人毫无罪恶感。
得到BBF挂坠盒后会对抢走了Frisk的脑袋感到内疚,并且还给了她。

sans
主要在遗迹活动的哨兵。
同时打五份工,摸五份鱼,在五个地方卖热狗。
据说每天只会清醒30分钟。
很久以前承诺了toriel会保护好掉下来的还活着的人类。
堆热狗大赛的记录保持者。
偶尔会住在羊家的旧房子里。
好像欠了toriel很大的人情。
很小花一样可以直接看到活物的灵魂。

papyrus
雪镇的哨兵。
梦想着能加入皇家守卫,因此一直在努力锻炼。
非常讨厌sans懒惰的样子。
拿手菜是意大利面披萨派(这是一个东西)。
依然是种族灭绝的味道。
烹饪是向Undyne学习的。
一开始去废墟找sans的时候看到了没有头的Frisk。
总能让自己变得很乐观,像一个太阳一样感染着其他人。
依然自称伟大的papyrus,依然对谁都很友善。
对自己魔法的控制力惊人,从来没有误伤或者误杀。
超级不喜欢冷笑话。
肉搏战也很拿手。

皇家狗狗团
多了一只超大的大狗狗。

Asgore
因为孩子们临终的遗言而被极度的悲伤摧垮了的父亲。
用掉了相当一部分的魔力维持着笼罩了地下的诅咒,因此更加的苍老。
神智有些不太清晰,把自己卧室的花当成了Asriel。
看到Chara无头的身体的时候会发狂。

toriel
心碎的母亲。
照顾着几乎半疯的Asgore。
因为掉到地下的人类一定会死亡而悲痛着。
总是穿着黑色的长袍,仿佛在参加一场永无止境的葬礼。
抱着Chara哭了很久很久。

评论(8)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