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y the GroundFish

占tag非常抱歉。

KY了就是KY了,对于我所造成的恶劣影响我非常抱歉。

对于我到现在才写道歉贴也非常抱歉。

对于当事人所造成的伤害我愿意用任何方式进行补偿。

非常抱歉。

摸鱼而出的ChariskGL小段子&Chara与Frisk恐怖小说阅读小段子


前情提要:
GL,无肉,大概不清水。

有黑暗向食人描写
有黑暗向食人描写
有黑暗向食人描写

心疼LoserFrisk
超心疼
疼的要死了

以下正片
——————————————————————

【Chara无意识地绕着自己半长的头发。】

【她一直以为自己和Frisk应该是这个在世界上最能相互理解的一对。】

【但是Chara没法理解Frisk最近的举动。】

【黑眼圈越来越重,吃饭会用错餐具,就连自己喊她名字的时候反应都会慢上半拍。】

【而且她一大早偷偷摸摸出去签收的包裹是什么?】

【Chara抚上了自己的胸口。】

【软软的。】

【跟她一模一样的触感。】

【她为什么会始终无动于衷呢?】

【“明明你我如此相似——”】

Frisk蜷缩在自己的床上,一动不动地盯着眼前发光的屏幕。

曾经被Chara形容为病房的白色房间整整齐齐地码放着无数的电子元件。

以及在它们之间盘亘蜿蜒的冷却管道。

即便其中有不少Frisk为了节省资金而自己动手的部分,但是这套计算机组的运算能力也已经凌驾于同体积绝大部分的民用计算机组之上了

就跟它运行时所消耗的电量一样。

而它的创造者创造它的目的——

只是为了让它能够自己写小说。

或者按它的创造者的说法,是通过自己装满了各种历史和文学作品的数据库来对某人的未来进行推演

为了让自己能够成为一个完美的恋人。

属于Chara的恋人。

当初自己决定让Chara的新身体与自己有相同的性别,也是因为早就察觉了Chara对自己的感情吧。

所以寄希望于能让女性的身体激素影响他的思维,让他放弃自己。

真是冷酷啊,我。

“Knock knock.”
Chara清亮的声音打断了少女的自怨自艾。

“.....Who's there?”
Frisk挪动着关掉了电脑的屏幕。

“Love.”
穿着绿色毛衣的少女微笑着推开了房门。
不是她常用的那种假笑,也不是梦境中那种陶醉在复仇中的诡笑。
而是从心底漫出的温暖和柔软。

“Who is Love?”
一股暖流冲走了在Frisk的心中粘滞着的悔恨和痛苦。

“My love.”
Chara轻轻地抱住了Frisk。

“还是让我来直接教你吧,我们的记忆。”
Chara略显苍白的脸上染上了红晕。
“What is the Love.”
少女们吻在了一起。

————————————————

“所以,你耗了那么多的精力就是为了做出这个……浪漫小说生成器?”
Chara大大咧咧地盘着腿坐在Frisk的床上,滚动着屏幕中不断更新着的文字。

“不是这样,这个软件的设计目的是基于数据库对人的行为进行推演,但是因为现在数据库中只有史书和文学作品的关系……”感受着从身边传来的不耐烦的思绪,Frisk果断地停下了解说。“我们还是直接试一下好了。”

关掉了写着接近三千字的自己和Chara的床戏的窗口,Frisk拉出旋转式的键盘,飞快地在上面敲打了起来。

“半边脸毁容……无限制再生……等会,你用的是那个世界的你?”

“嗯?”Frisk疑惑地歪了歪头。“Chara你想用你自己?”

“……不,我不想,就用那个Frisk吧。”

饥荒,暴君,封闭世界,食人。

Chara感觉一阵寒意伴随着键盘的声音爬上了她的脊背。

“你确定你要用这个作为背景?”
Chara搓了搓手臂上跳起的鸡皮疙瘩。

“嗯?没问题的。”惨白的光芒映在Frisk毫无表情的侧脸上。“我刚才设定的推演模式是历史,不是个人。”

“那么,开始了。”Frisk瞟了瞟欲言又止的Chara,面无表情地点下了确定。

【饥饿、痛苦与暴君的统治笼罩着王国。】

【没有离开的办法,没有生存的希望。】
“Frisk,这还是小说的演绎方式吧?”

【人们的眼中没有未来。】

【即使是一小块肮脏的面团都会成为杀人的理由。】
“只有人类才会这样,怪物才不会这样做!”

【在这个冰冷而黑暗的世界里,人们唯一的慰藉就是那位仿佛永远散发着阳光的骑士。】

【他乐观,善良,又乐善好施,家里仿佛总有吃不尽的肉食。】
“啊我想我知道这些肉是从哪来的。”

【但是他光辉的形象上也有一些污点,比如他那个总是一脸凶相地分发肉糜的哥哥,还有他身边那个总是遮着头脸的少女,还有他是被女王流放到这个寒冷的地方来的事实。】
“女主角登场了啊。”

【人们常常好奇地猜测他家里的肉食是从哪里来的。】

【有人认为那是女王赐予的奖赏,但是骑士是因为忤逆了女王的意志才被流放到这里的。】

【有人认为那是骑士领地里的林产,但是从来也没有人看见过骑士他派出的猎人。】

【直到有一天,一个小孩发现了秘密。】
“我怎么觉得这里有死亡Flag。”

【那个少女,曾经杀死了他们的国王,夺走了他们逃离的希望的女巫,就是骑士家里肉食的来源。】
“不对吧,那个你根本就不是这个平行世界的你吧?”Chara激动地把身下床铺锤得砰砰直响。

“按照逻辑来说那里的居民应该是分辨不出她们的。”Frisk用缺乏感情的语调解释着。“而且也不可能相信L的解释。”

【因为无论她被杀死多少次,她都能拖着残破的身体重新站立起来。】

【所以每一天,骑士的哥哥都会将她的肉切成无法辨认的形状,分发给镇上的大家。】
“这个情节好恶心……”Chara脸色苍白地捂住了嘴。

【消息像风一样传遍了镇子。】

【于是在这之后,每次少女独自出现的时候,她都会被愤怒的镇民们以各种残忍的方式杀死。】
“怪物才不会……”
Chara的嘟囔被毫无感情的瞪视逼了回去。
“要我提醒你我当时一共死了多少次吗?”
Chara小心翼翼地闭上了嘴巴。

【不知道是谁开始的,当镇民们发现骑士不在乎有别人从少女的身上取肉之后,他们的行为就愈发大胆了。】

【很快,这个常年飘雪的小镇就变成了王国最大的粮仓。】

【不死的少女彻底地失去了自由。】

【雪镇的工人们不分昼夜地收割着她身上的肉。】
“F r i s k !!你 就 没 有 给 这 东 西 加 上 过 年 龄 分 级 什 么 的 限 制 吗!!!”Chara捂着自己流淌着黑色液体的眼睛尖叫着逃出了房间。

【直到有一天,当初发现秘密的,那个已经长成了青年的孩子无法坚持下去为止。】
惨白的光芒映照着Frisk毫无表情的脸庞。

【他偷走了少女,想让她结束这种痛苦。】

【但是少女告诉他,她想要回去。】

【“我可以帮到你们所有的人。”】

【青年人哭的像一个孩子。】
“等等,那个你是这种圣母性格的人吗?”Chara抱着一大桶纸巾坐回了原位。

【他把少女送回了工厂。】
“相反,她跟我是类似的人。”Frisk面无表情地帮着Chara擦去了眼角的黑色液体。

【但是他无法说服自己。】

【他觉得没有谁该被那样对待。】

【他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他拒绝了那些用少女制成的食物,离开了自己的家。】
“其实为什么一直是少女少女的,如果角色多起来的话会不方便辨认吧”Chara不安地捋了捋自己的头发。
Frisk面无表情地打开设置界面,把人称换成了对应的名字。
“是我错了,请换回去。”

【他失魂落魄地在雪地上漫步着,直到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那位骑士蜷缩在森林的边缘啜泣着。】

【骑士告诉他,那位少女并不是那个曾使王国濒临崩溃的罪人。】

【被所有人憎恨着,又让所有人逃离了饥荒的那个少女是为了从一个恶魔的手中保护他们才来到这里的。】

【所有人都已经疯了。】

【包括骑士自己。】

【骑士和他的哥哥在饥饿的驱使下打破了禁忌,又在疯狂中让所有人与自己染上了相同的罪孽。】

【骑士想要改变这一切,但是少女却阻止了他。】

【少女说他们是她的朋友,而她想帮助她的朋友。】

【青年与骑士做出了计划。】
“这个青年是谁,别告诉我是M.K.……?”Chara半开玩笑的口气在Frisk面无表情的注视下渐渐变成了不可置信。“为什么是他啊??”

【镇上渐渐传出了另一种流言。】

【那个少女是神赐予他们的拯救者。】

【长得与那个女巫一样,则是为了消除大家的负罪感。】

【如果是那个女巫的话,怎么可能这样安静地默默忍受呢?】
“不如说是根本不可能落到这种地步吧。”

【传言慢慢变成了事实。】

【工人们的表情多出了愧疚与尊重。】
“所以食人国度的故事究竟要持续多久……”

【渐渐的,一个宗教在这个被神遗弃的国度中出现了。】

【他们信仰着给他们带来了丰收和富足的丰饶之神。】

【因为神的形象有一半是裸露的骷髅,也被认为是执掌着生与死的轮回之神。】
“什么啊这个随便的剧情?”

【“毒龙自天空坠下,万物枯萎,神将她的血肉赐予王,使我们不至灭亡。”,他们的圣经上这样写着。】
“并不是随便的剧情,大部分的原始宗教都是这样的,来自于自然的形象又加上后人的想象,很多的人形神甚至是过去的领袖。”

【戴着面纱的少女在王的坟墓前献上了花瓣。】

【我爱你,骑士。】

“所以说这个,”Chara抽噎着擦干了不断涌出的黑色眼泪。“只是一个小说生成器而已啊。”

“虽然它的确可以用来制作小说,但是它的运行理论是根据数据库中的事件及人物模型进行概率和权重计算以推演出最有可能出现的未来……可能是因为我在数据库中小说的比例太高了……如果换成日记……Chara?”

Frisk轻轻地推了推倒在自己床上的恋人。
但是她只是发出了睡梦中的呓语。
黑暗中的时钟显示着3:00。
“晚安,Chara。”
Frisk轻轻地钻进了被窝。

评论(2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