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y the GroundFish

占tag非常抱歉。

KY了就是KY了,对于我所造成的恶劣影响我非常抱歉。

对于我到现在才写道歉贴也非常抱歉。

对于当事人所造成的伤害我愿意用任何方式进行补偿。

非常抱歉。

比正文还先出来的番外

这里是第一次发文的文渣。
本来是想要写一篇自己脑洞的同人故事。
结果,正文没出来反倒是番外先出来了……

前情注意:
本文F&C设定来自于自己的一个脑洞:
某个世界线的Frisk小时候没有跌入Ruins,后来依靠自己读档的能力成为了一名伟大的科学家。
但是在ta发明的类似核心的反应堆面世的那天,ta被暗算了。
ta被卷进了自己的梦想与心血毁灭时的光辉中。
ta被撕成了两半:Chara♂和Frisk♀,Chara被丢到了更早的时间线上。
Chara继承了情感,而Frisk继承了记忆。
在Frisk参与了记忆中因为生病而没能去成的学校远足的那一天,她为了避雨坠入了Ruins。

文中时间线:同人文TE(Undertale PE)的16年后,文中Chara的身体基因来自于Frisk,因此是女性。

(I)
咖啡厅的空气中回荡着轻快的音乐。
穿着墨绿色连衣裙的Chara撑着自己的脸颊,鲜红色的眸子带着满满的兴趣欣赏着咖啡厅内的装潢。
的确,自己也是一时兴起才答应了那个男人的约会,但是Frisk那张跟平时没什么两样的蠢脸实在是让人火大。
Chara飞快地擦掉了眼角的黑色液体。
“抱歉,我来迟了吗?”
那个男人跑进了Chara的视线。
虽然强装出镇定的样子,但是许多细节都不是他能控制住的。
比如说额头重新冒出来的冷汗。
比如说分量十足的摩丝。
比如说明显是临时起意跟自己的着装完全不搭的古龙水。
比如说不自觉地向自己脸上和胸口移动的视线。
“你可真可爱。”
Chara满意地看到男孩的脸蛋瞬间变成了红苹果。
“呃?……我?……谢谢?……你想吃些什么,我的女士?”
“Emmm……比起这个……”
Chara让十指自然地在下巴下方交叉,对着对面的男孩露出了一个微笑。
但是他消失了。
像是被谁拨动了进度条一样,咖啡厅中的音乐突然切换到了30分钟前的状态。
就连自己的姿势也在不知不觉中变回了撑着脸颊的样子。
“……”
Chara用力的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擦掉了眼角的黑色液体。
“又来?”
面前的意面跟手中的叉子一起消失不见。
吃到一半的巧克力夹心蛋糕会从自己面前,胃里和舌头上同时失踪。
刚刚聊得起劲,就突然变成了自言自语。
食物也好,人也好,新鲜感能够带来的快乐总是很快就会被消耗殆尽。
更别说现在Chara的状况,就像在玩一款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错崩溃的电子游戏一样令人烦躁。
Chara拿出了电话。
“喂?Frederick先生?”
“Cha……Chara小姐?”
电话的那头传来那个男孩局促不安的声音。
“我很抱歉,但是我这边临时有些急事,我们的约会可以改期吗?”
“啊……呃……这样啊,没关系的。”
男孩的声音中透出了明显的沮丧。
“那就这样,再见~”
Chara烦躁的挂掉了电话。
“干得漂亮Frisk。”
Chara用纸巾擦拭着自己脸上源源不绝的黑色液体,大步流星地冲出了咖啡厅。

《咖啡厅的一角》
“所以打赌是我赢了?sans,得你付……”
“先生?一共是83元。”
“ssssaaaaaannnnnnnnnnssssssssssss!!!!!!!!你这个只会傻笑的懒鬼垃圾袋!!!!!!!!!!”

(II)
顶着厚厚的黑眼圈,Frisk正在记录着自己记忆中第38次失败的实验报告。
如果让别的科学家看到自己在实验正式开始之前就给出了详细的实验记录,恐怕会把自己当成疯子吧。
毕竟就算是“过去”的我,也是花了不少的时间才让伙伴们相信自己的啊。
揉了揉沉重的眼皮,Frisk望向围在自己递出去的实验记录周围的朋友们。
但是没有那个渐渐让自己熟悉起来的身影。
“Chara不在?”
“你忘了吗?Chara前天就说过今天她要去约会啊?”
Frisk的心脏仿佛停止了一拍。
“约会?是今天?”
回忆起自己刚才使用能力的次数,Frisk感觉到了……
一股从未感受过的感觉。
不是出于理智而是出于另一种感觉的……
选择Reset的冲动。
“Chara?”
Dwight惊讶地喊道。
“你在门口做什么?”
Frisk像是生锈的机器人一样一点一点地转过了头。
穿着绿色风衣的Chara带着灿烂的微笑看着依然面无表情的Frisk。
在这个距离上,Frisk能够清晰地感受到Chara笑脸后面剧烈翻腾着的情绪。
老实说,是那种就算被砍掉脑袋也不会奇怪的情绪。
“Chara?你不是有约会吗?”
Dwight看着男装打扮的Chara一脸的惊诧。
“约会?没错。”Chara露出了甜得发腻的笑容。“所以~我是来抓鸽子的。”Chara熟练地横抱起Frisk,在其他人反应过来之前蹿出了实验室。
留下四条震惊的单身狗。
“啥???”

(III)
微弱的星光在夜空中闪耀。
风扬起了她们的头发。
Chara和Frisk并排地坐在公园的草地上,沉默地望着海湾对面的城市。
它散发着辉煌的光芒。
跟她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比起来,就像是存在于两个不同的世界。
“我们有多久没有这样在一起了,我们的记忆小姐?”
Chara打破了沉默的空气。
“大概有……十六年了吧。”
“你知道吗?有的时候我在想,如果我的决心再强一点,是不是就能从你那里抢到主导权?”
“然后让一切‘Reset’,回到十六年前的那个时候。”
Chara在草地上摊平了身体。
“我很抱歉。”
Frisk躺到了Chara的身边。
“我其实……不太能理解你心里的那些感情,毕竟我只是‘记忆’。”
“我其实……只会下意识的跟着‘记忆’中的经验去做。”
“对你的感情……并不在我们的‘记忆’中。”
“等会?你没跟我说过?从什么时候开始——”
Chara激动地坐了起来。
“从我们第一次分开的时候开始。”
Frisk凝望着夜空中稀疏的星光。
“过去的我就是这样的。”
“我感受不到痛苦,感受不到喜悦,感受不到恐惧,也感受不到爱,我有的只是机器一样的‘决心’而已。”
“我只是知道‘正常’是什么样的而已。”
“你是感情,我是记忆,我想这就是原因。”
“所以当初那个永远选择慈悲的天使,其实是一个无血无泪的怪物吗?”
Chara的眼睛在黑暗中发出了红色的光芒。
“难怪……那个时候sans说你只是坚持住了自己的底线。”
“没错,sans他一直都很敏锐。”
“所以我没有办法回应你对我的爱,我们的感情。”
“所以你希望我放弃?”
Chara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我的决心不比你少多少,我们的记忆。”
“我知道的。”
Frisk面无表情地看着Chara的笑脸一点点挡住了面前的星空。
“但是我想……尝试一下。”
“……你说什么?”
“因为,今天的我……感觉到了。”
“今天的我……能够理解‘记忆’了。”
“我不希望你难过。”
“我希望你能够幸福。”
“今天的我能够感受到了。”
“你爱着我。”
“Chara。”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