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y the GroundFish

占tag非常抱歉。

KY了就是KY了,对于我所造成的恶劣影响我非常抱歉。

对于我到现在才写道歉贴也非常抱歉。

对于当事人所造成的伤害我愿意用任何方式进行补偿。

非常抱歉。

对KY的道歉

占tag非常抱歉。

先前我在亲没救了太太标注了男福的文下写了个“假装这是BG粮”的评论,更久之前在衫福文下还写了个“更喜欢人类组”的评论,造成了影响恶劣的KY行为。

KY了就是KY了,对于我所造成的恶劣影响我非常抱歉。

对于我到现在才写道歉贴也非常抱歉。

对于当事人所造成的伤害我愿意用任何方式进行补偿。

非常抱歉。

昨天跟夏夏面基了。

她带了三张Frisk给我。

还有一盒大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太我喜欢你啊我给你打call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夏夏长得又可爱人又好我跟你们说今天开始我就是夏吹了!

偷偷摸摸圈下 @网瘾少女叶想夏 

夏天!限定!三十天昼夜大游玩!活动第一部分文章合集

忘了转发

地表人类后援团:

大家好!这里是地表人类后援团!


第一部分有很多热情的小伙伴参加了活动,那么接下来,就是相关文章的合集了。


*有画有文,cp各式,福中心。


*放出的顺序以各个作者开始发表的时间顺序为准。


*因画手发表作品时都选的是【图片】格式,故超链接的名称是图主题内容的概括。


*文或图前面有标示。


那么以下就是相关总结,希望大家看的愉快:




 @祝鸢_ 


*文   【UT/SF】“百鬼夜行”...?




 @没有苹果吃我要死了(›´ω` 


*文  【UT】第100怪谈




 @五月榴花 


*文  【ut】 错乱 [horrortale] (上)


       【ut】 错乱 [horrortale] (中)


       【ut】 错乱 [horrortale] (下)




 @Mary the Kidnapper:吃啥都产糖 


*文  The Demon




 @今年的我依旧没钱买裙子 


*文  【SF】最后一人




 @一斤竹子二两叶 


*图  无常猹福




 @个袜 


*文  【UT | SF(纳凉特辑】《You here》




 @柠檬蛋糕杯 


*文  【ut同人文】午夜十二点(上)


       【ut同人文】午夜十二点(下)




 @白水水拿起一个大写F就砸了过去 


*图  无头福




 @–结 。 


*文  故事时间-!【undertale/sf】




 @长长长长尾 


*图  人面福鹿


       百鬼夜行




  @Moro 


*图  孟婆福




 @-sweetWine- 


*文  日出(SF)




 @难忘旅尘 


*文  【裁定之下】日常短篇 海滩大作战


 @祐泺子永不吃药 


*图  水鬼福




 @死鱼七茶 


*文  【夏季】狐狸之窗




以上便是活动第一部分的总汇了!非常感谢大家对于活动的支持!

夏天!限定!三十天昼夜大游玩!活动第三部分!

新的刀修即将发功

地表人类后援团:

嗨嗨嗨,看这里!【夏天!限定!三十天昼夜大游玩!】活动第三部分登场啦!!


高亮注意:


本活动为以Frisk为中心所展开的活动


但是不会限制各位的所有cp和au——前提是你要以福的cp为主


感谢各位参与这个大型搞事活动,然后,我们最为搞事的第三部分现在开始!


作为压轴,这一次的题目为:


烟火大会或者说烟火祭典


活动时间为8月25日也就是今天的晚上8点整直到9月2日的晚上22点整


既然是夏天,烟火大会怎么能落下!?


打靶,跳舞,河灯,捞金鱼,鬼故事,冰糖苹果,试胆大会,烟花与告白!


同时第三轮活动还有一个特别事项——


刀糖不限!


没错就是刀糖不限,欢呼吧刀修们


我们是什么! 福厨!


我们要做啥! 搞事!


怎么搞! 扩脑洞!!!

什么是抄袭

宅一zayi努力写作:

要做个科普来给各位一起了解一下抄袭和撞梗和借鉴的定义。
以下内容皆来着网路,主要是百度百科。
因为在下没有电脑只能有手机码字各位还请不要见怪

抄袭:

抄袭,指窃取或修改他人的作品当作自己的,在相同的使用方式下,完全或者部分完全(设定.念白.概念.台词.场景.图片.等...)照抄他人作品或在一定程度上改变其形式或内容的行为。是一种严重侵犯他人著作权的行为,同时也是在著作权审判实践中较难认定的行为。                     
  

基本解释
[plagiarize;copy; borrow]∶完全或者部分照抄别人的作品为之己用,
是一种严重侵权的行为!
使用并修改他人作品的设定.概念.等,其核心及作用不变却修改了其专有名词作为自己的作品,
同样也是一种抄袭行为!

在推理文学、影视、漫画等作品中,同一个诡计、手法往往可以以不同的形式呈现。因此通常要界定一个作品是否有抄袭是很困难的(如一个作品抄袭多部作品的拼接式抄袭)。一般来说,一个情节或一个手法相同只能被叫做借典或雷同。以下几点可以用来判断是否有抄袭:
1、情节和手法都与另一作品相同。
2、同一个作品中,至少有2个手法与另一作品相同。

                                                          ——摘抄自百度百科

相关法律

对于抄袭(也称剽窃,为简略以下均称抄袭)的认定标准,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早在一九九九年就作出了相关规定。
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关于如何认定抄袭行为给某某市版权局的答复  

权司[1999]第6号

某某市版权局:

收到你局关于认定抄袭行为的函。经研究,答复如下:

著作权法所称抄袭、剽窃,是同一概念(为简略起见,以下统称抄袭),指将他人作品或者作品的片段窃为己有。抄袭侵权与其他侵权行为一样,需具备四个要件:第一,行为具有违法性;第二,有损害的客观事实存在;第三,和损害事实有因果关系;第四,行为人有过错。由于抄袭物需发表才产生侵权后果,即有损害的客观事实,所以通常在认定抄袭时都指经发表的抄袭物。因此,更准确的说法应是,抄袭指将他人作品或者作品的片段窃为己有发表。

从抄袭的形式看,有原封不动或者基本原封不动地复制他人作品的行为,也有经改头换面后将他人受著作权保护的独创成份窃为己有的行为,前者在著作权执法领域被称为低级抄袭,后者被称为高级抄袭。低级抄袭的认定比较容易。高级抄袭需经过认真辨别,甚至需经过专家鉴定后方能认定。在著作权执法方面常遇到的高级抄袭有:改变作品的类型将他人创作的作品当做自己独立创作的作品,例如将小说改成电影;不改变作品的类型,但是利用作品中受著作权保护的成分并改变作品的具体表现形式,将他人创作的作品当做自己独立创作的作品,例如利用他人创作的电视剧本原创的情节、内容,经过改头换面后当做自己独立创作的电视剧本。
如上所述,著作权侵权同其他民事权利一样,需具备四个要件,其中,行为人的过错包括故意和过失。这一原则也同样适用于对抄袭侵权的认定,而不论主观上是否有将他人之作当做自己之作的故意。

对抄袭的认定,也不以是否使用他人作品的全部还是部分、是否得到外界的好评、是否构成抄袭物的主要或者实质部分为转移。凡构成上述要件的,均应认为属于抄袭。
以上意见,供参考。
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
一九九九年一月十五日

借鉴:

借鉴是一个汉语词语,读音是jiè jiàn,是指把别的人或事当镜子,对照自己,以便吸取经验或教训,比喻别人的可供自己对照学习的经验或吸取的教训,以便取长补短。

撞梗:

撞梗就是无意中创造出的上述因素的相似或相同。(很大的可能就是制作人员从某种渠道看来这么个因素,逐渐忘记出处,随后记忆把这段因素提取出来作为原创创作到作品里;或者就是原创, 再由接触过大量影片的观众或影迷发现其中相似相同之处)。

借梗或撞梗很大程度上是对前作的正面情绪(致敬、怀念......)。

抄袭就没有那么多分散的因素(比如借梗了道具,就不一定会再借梗人物关系。意思是借了成为梗的因素的一种或几种,但不是全部因素),通常是大篇幅的整体照搬所有因素。并且主观上抄袭者否定和被抄袭对象的关系。
                                              

摘抄自知乎问题:
跟风,抄袭,改编,借鉴,致敬的区别是什么?
从零腌制的咸鱼答主的答案(已授权)

市面上流行大diao美少女 我们也在游戏里放一个18cm的大diao美少女 这叫跟风

市面上最好的游戏里有2B姐姐 我们也在游戏里放一个一模一样的2B姐姐 这叫抄袭

我们把2B姐姐的版权买下来 然后加上大diao 这叫改编

我们一开始准备了一个可爱的小姐姐 看到大家更喜欢舔2B姐姐 决定把小姐姐的裙子撕开露出屁♂鼓 这叫借鉴

我们准备了一个可爱的小姐姐 如果你能在第三关一口气连击99下,就能解锁2B姐姐的衣服COS成2B姐姐 这叫致敬

以上科普主要来源于网络,为了保持原文章的主题本人不做修改。以上内容皆可在网上搜索到。

想要对抄袭等定义继续了解请移步纯白之月吧精品贴的科普贴观看或者关注知乎话题〔抄袭〕去进行了解。

那么各位姑娘,请认真看看这些,好好想想什么叫做抄袭什么叫做借鉴,撞梗,你又不是孔乙己

——“抄袭!什么叫抄袭,那是撞梗,创作者的事哪能叫做抄袭呢!”

所以呐,撞梗还是借鉴都是有一个度的,你不过,也还好说,过了那条线,那就背上了不清不白的东西,话再说回来,你喜欢太太的这个梗,你也可以去要授权,大家都是同样萌一个圈的人,何必伤了和气,还不是让圈外人看了笑话。

最后,道歉删掉了≠你没有这么做,诚心诚意的悔改了都是好孩子,人们对浪子回头总是抱着理解的心,请自己自觉来好生理会一下其意味。

顺带一提,在下宅一,要撕逼请冲在下来,我们温柔的来理论一下,不要带坏风气。

转载请随意,答案转载至其他地方请注明出处。

Mary友情PS:
什么是手法?

手法是指写作手法,包括表达方式、写作方法、修辞手法等。

表达方式,是指写文章时所采用的反映社会生活、表达思想感情、介绍事物事理的方式手段。

常用的表达方式有5种,即:记叙(叙述)、议论、抒情、描写和说明。

写作方法,也叫表现手法,是指在文学创作中塑造形象、反映生活所运用的各种具体方法和技巧。

包括:托物言志(托物喻人)、欲扬先抑、衬托(烘托)、夸张讽刺、借景抒情、前后照应、对比等。

修辞手法,也叫修辞方法,是指在写作过程中,对所使用的语言进行修饰、加工、润色,以提高语言表达效果的方法。

包括:比喻、排比、拟人、夸张、借代、反问、设问、对偶、反复等。

以上资料来自百度百科。


A Hot Summer

拖了一周。

是活动文 @地表人类后援团

文鳍发出了咸味。

就感觉没有文笔。

就流水账。

而且短。

而且听说糖不受欢迎。

重写了两次总算是切题了。

人类组。

并没有哪里赤鸡的故事。

不要脸求评。

——————————————————————————

太阳在晴朗的天空上高高地悬挂着。

酷热的空气卷起了微尘

飞鸟躲进了阴影,花瓣被烧得焦枯,就连白杨的树叶都被晒成了蔫巴巴的模样。

看着水泥路上抖动着的空气,人类充满了足不出户的决心——

哪怕没有空调的房间里也没凉快多少,但至少天花板上的风扇还能提供点流动的空气。

“Chara~”

被舒爽的凉风囚禁在地毯上的女孩对着那个奋笔疾书的背影发出了甜甜的声音。

“不。”

书桌前的男孩连头都没回。

“Darling~~~”

“不。”

“我还没问呢。”

Frisk眯起了眼睛。

“自己做。”

“你就不想吃点刨冰吗?”

Frisk咽了咽口水。

“不。”

“冰镇葡萄?”

“不。”

“……”

Frisk鼓起了脸颊。

“西瓜?”

“不。”

“雪糕?”

“……”

Chara微笑着转过了身子。

“我在写论文呢,Frisk。”

“又不急这一会~”

“你自己去。”

Chara挂着面具一样的微笑慢慢地转了回去。

“好吧。”

Frisk懒懒地翻了个身,摸起了自己嗡嗡作响的手机。

是sans更新的动态。

有在水面上飞奔的Papy。

有跟Alphys一起享用着情侣果汁的Undyne。

有平躺在阳伞下面的Toriel和Greater Dog

有捏出了巨蛇一样的长狗沙雕的Lesser Dog

有带着太阳镜被埋到了沙子里的Asgore。

有用触手帮着孩子们学习游泳的Onionsan

有在镜头的簇拥下展示着身上时装的Mettaton。

还有在半空中打出了一个漂亮的扣杀的Undyne。

“……”

Frisk沉默地回了个充满羡慕的—_—。

“海边真好啊。”

瘫软在地上的Frisk发出了幽怨的声音。

“又凉快,又好玩。”

“不用忍受坏掉的空调。”

“也不用等待蜗牛一样的维修工人。”

“想要冰镇的果汁也能够随时喝到。”

模仿着蜗牛的女孩对着书桌边上的后脑勺投去了一个幽怨的眼神。

“……”

Chara揉了揉自己胀痛的太阳穴。

【Petmaster发送了一条新信息】

【海边真好啊。】

“我揍你哦。”

Chara的太阳穴上绷起了青筋。

“真理是不怕强权的!”

Frisk举起拳头发出了呐喊。

“请安静。”

Chara微笑着亮出了蓝色的刀子。

“哦。”

躺在地上的女孩闭上了嘴巴。

闷热的空气陷入了寂静。

Chara小心翼翼地扭过了脑袋。

刚刚被他吓过的女孩正背对着书桌。

她侧躺着操作着自己的手机,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看着桌上只写了一半的论文,男孩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写不下去。

他的脑袋里装满了女孩寂寥的背影,还有自己刚才伤人的反应。

是因为气温还是自己明天要交的论文?不管是什么原因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的女孩没有恶意。

但是他没能控制住自己。

只不过是拿点冷饮而已,能用他多少时间呢?

魔法构筑的刀刃溃散成的莹蓝色的光粉就像在应和着他动摇的意志一样在空气中化为了虚无。

Chara悄悄地推开了椅子,挪动着身体在吊扇下面的地毯上坐了下来。

也许是因为地毯吸收了脚步声的关系?女孩保持着先前背对着书桌的姿势摆弄着自己的手机。

Chara深深地吸了口气。

“Frisk?”

女孩的呼吸停滞了一下。

“Frisk……”

女孩转过身来做了个嘴上拉链的手势。

“我……刚才……”

眯缝着眼睛的女孩面无表情地对上了男孩的视线。

Chara心虚地移开了视线。

“我很抱歉——”

“你好很抱歉,我是Frisk。”

Chara的表情僵在了脸上。

“你认真的?在我道歉的时候?说这种糟糕的笑话?”

“呃……Chara你冷静一下——”

“我还在担心你是不是被我伤害到了!”

Chara涨红着脸蛋,恶狠狠地瞪视着面前的女孩。

“我很抱歉,Chara。”

软软的身体像一只灵巧的猫一样扑进了男孩的胸口。

“我刚才是有点生气……”

强忍着笑意的Frisk偷偷地品味着从男孩身上传来的僵硬和热量。

“但是,在你道歉的时候我就原谅你了。”

女孩坏笑着望向男孩血红的眸子。

“所以……你会原谅我吗?”

“我……”

Frisk坏笑着靠近着Chara越来越红的脸蛋。

啪嚓。

Chara转动着僵硬的颈椎。

小花形态的Asriel坏笑着拍下了第二张照片。

“Asriel你敢……”

【Comicflower有一条新动态】

“不打扰你们了~”

黄色的小花在刀子飞到他身上之前钻进了地里。

“……”

“……”

满脸通红的人类们小心翼翼地对视了一眼。

“天气真热啊。”

“是呢。”

夏天!限定!三十天昼夜大游玩!活动第一部分文章合集

⊙∀⊙

地表人类后援团:

大家好!这里是地表人类后援团!


第一部分有很多热情的小伙伴参加了活动,那么接下来,就是相关文章的合集了。




*有画有文,cp各式,福中心。


*放出的顺序以各个作者开始发表的时间顺序为准。


*因画手发表作品时都选的是【图片】格式,故超链接的名称是图主题内容的概括。


*文或图前面有标示。




那么一下就是相关总结,希望大家看的愉快:




 @祝鸢_ 


*文   【UT/SF】“百鬼夜行”...?




 @没有苹果吃我要死了(›´ω` 


*文  【UT】第100怪谈




 @五月榴花 


*文  【ut】 错乱 [horrortale] (上)


       【ut】 错乱 [horrortale] (中)


       【ut】 错乱 [horrortale] (下)




 @Mary the Kidnapper:吃啥都产糖 


*文  The Demon




 @今年的我依旧没钱买裙子 


*文  【SF】最后一人




 @一斤竹子二两叶 


*图  无常猹福




 @个袜 


*文  【UT | SF(纳凉特辑】《You here》




 @柠檬蛋糕杯 


*文  【ut同人文】午夜十二点(上)


       【ut同人文】午夜十二点(下)




 @白水水拿起一个大写F就砸了过去 


*图  无头福




 @–结 。 


*文  故事时间-!【undertale/sf】




 @长长长长尾 


*图  人面福鹿


       百鬼夜行




  @Moro 


*图  孟婆福




 @-sweetWine- 


*文  日出(SF)




 @难忘旅尘 


*文  【裁定之下】日常短篇 海滩大作战




 @祐泺子永不吃药 


*图  水鬼福




 @死鱼七茶 


*文  【夏季】狐狸之窗






以上便是活动第一部分的总汇了!非常感谢大家对于活动的支持!

夏季!限定!三十天昼夜大游玩!活动第二部分

搞事情

地表人类后援团:

夏天!限定!三十天昼夜大游玩!活动第二部分终于来啦!


高亮注意:


本活动为以Frisk为中心所展开的活动


但是不会限制各位的所有cp和au——前提是你要以福的cp为主


感谢各位参与这个大型搞事活动,然后,我们更加搞事的第二部分终于来了。


是的,这一次的题目为:


大海 与 大陆


活动截止时间为8月24日的晚上22点整


说道夏天第一个就是大海啊!


阳光!沙滩!比基尼!泳装!潜水!无人岛!泳装车!


对的,所以第二部分里的第一个题目就是大海了,请一定要和海有关哦!


大陆上的活动也很棒啊!


夏天!空调!冰激凌!


然后还有来自混沌邪恶的宅一的脑洞 @宅一zayi 


万恶之源


接下来发图注意


大陆有个BUG,就是漫展


是的,如果ut的各位(包括au)来到了漫展会如何































就……是不是有点不要脸

斑鸫mayu:

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正经地产量之后有人能够回复我。
顺便:好人一生平安

个袜:

就……会有人理我吗?(怂)😷

亲没救了:

我,我也——

钟歌:

那个,没人就删(……)

R氧化碳:

其实我的确超好奇的……

檎遥:

再转一次。

〇〇亨利贞:

有没有小天使愿意评论一下,比较好奇自己写出的感觉和给别人带来的感觉是否一致。

檎遥:

请……请告诉我!

蛋人美:

好,好的,我也想玩一ha!

笙歌慢:

非常好奇!

真的没人来告诉我从我写的文里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有人玩吗!

没人……没人我过会删!

The Demon


恐怖故事活动 @地表人类后援团

OOC预警?

背景为PE后。

PE嗯。

路人角色出没注意。

血腥暴力R-18G。

阅读过程中如感到不适请停止阅读。

阅读过程中如感到饥饿请自行联系您的心理咨询师。

旁白Chara设定避雷。

以及求评。

以下正文。

————————————————

路边的木牌在夏夜的微风中轻轻地摇晃着。

粗大的花体字在光滑的木牌上简单地喷绘着“餐点与住宿”的字样。

温馨的小屋在黑暗中闪烁着明亮的灯火。

住在偏僻的地方的农场主通常会用自己的房子兼营汽车旅馆和餐厅,从过夜的旅客身上赚取一点钞票以补贴家用。

在这个国家这是很常见的事情。

一辆蓝色的小车在农庄的门外停了下来。

锁好车子的少女紧了紧身上的风衣,快步走进了门廊。

虽然是夏天,但是昼夜温差还是很大的。

少女在门口的脚垫上蹭了蹭靴底的泥土,按响了门边的电铃。

略显稚气的面孔让她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

这幅稚嫩的面孔不是没给她带来过麻烦,但她的运气一直都很好。

就好像现在。

夜已经深了。

但幸运的是农场的主人们还没有入睡。

他们热情地为她打开了大门。

更幸运的是他们唯一的客房还是空着的。

毕竟,有什么享受能比得过在精疲力尽的时候躺上一个软软的床铺呢?

唯一能让她觉得遗憾的也就只有吃不到肉而已。

不过这只是因为她来的不巧,库存的肉食刚刚被消耗殆尽。

农场的男主人带着满脸的歉意为少女端上了新鲜的沙拉。

少女回忆着不合口味的晚餐,和衣倒在了客房的床上。

不要误会,少女并不是不能接受只有素食的晚餐。

只是作为饮料的果蔬汁的味道实在太过诡异了。

疲惫的少女阖上了愈发沉重的眼皮。

————————————————

门轴发出了嘈杂的尖叫。

“小姐?你好?”

身材敦实的女主人小心翼翼地从打开的门缝中瞄了瞄房中的黑暗。

“你睡了吗?”

女主人用左手推开了嘎吱作响的房门。

“你睡着了吗?”

走廊上黯淡的灯光照亮了床上长条形的凸起。

“小姐?”

女主人轻轻地走进了漆黑一片的客房。

“你睡着了吗?”

女主人悄悄地打开了客房的吊灯。

鲜红色的眼瞳就在她的面前。

只有一步之遥。

尖叫声戛然而止。

————————————————

这房子并不算大。

农场的主人能听见自己妻子发出的那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

“多萝西?”

抄起了放在柜子里的爱枪,他举着军用规格的手电筒小心翼翼地走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客房的房门虚掩着。

腥臭甜腻的味道冲进了他的鼻子里。

那是他经常闻到的味道。

那是开工屠宰场特有的味道。

虽然他并没有饲养过任何牲畜。

男人踹开了房门。

没有人,没有机关,也没有择人而噬的恶兽。

房间里的黑暗安安静静。

就好像什么都没有。

“给我出来!”

男人警惕地端起手枪,用手电的后端打开了吊灯。

房间里空无一物。

男人深深地吸了一口腥甜的空气,小心翼翼地走向凸起了一块的床铺。

他的脚下发出了滑稽的,像是踩到了湿滑的泥巴一样的恶心的声音。

吸满了粘稠液体的地毯正在他最爱的拖鞋上描绘着令人恶心的黑红色涂鸦。

男人猛地掀开了床上的被子。

里面是一溜摆成条状的衣服卷。

“多萝西?”

他带着满脸的狐疑拨开了垂下的床单。

“你在哪?”

床底下空无一物——

在房子的某处传来了嘶哑的惨叫。

让他熟悉得寒毛直竖的惨叫。

伴随着重物倒地的声音,惨叫声戛然而止。

农场主瞪大了双眼。

“不……不不不不不!!!”

他惊恐地大喊着跑出了客房。

他知道那是谁的声音。

他对声音传来的地方非常的熟悉。

那是离客房不远的地窖旁边的厨房。

他看见了他的家人。

被割开了喉咙,掘出眼珠,在厨房的烤箱边抽搐着的他的儿子。

还有被掏空了内脏的,侧躺在厨房的台面上的他的妻子。

而造出了这个地狱的,穿着凝血的风衣的恶魔就站在他的面前。

那个恶魔提着染血的猎刀背对着自己,像一个艺术家似的品味着自己的新作。

男人压抑着自己颤抖的右手扣动了扳机。

手枪对准那个恶魔的背影发出了愤怒的咆哮。

子弹脱膛而出。

却只在妻子的遗体上开出了一个大洞。

“致以问候~”

鲜红眼瞳的恶魔在眨眼间冲到了他的面前。

男人向着恶魔的脸蛋挥出了金属质地的手电。

但是没有用。

恶魔带着嘲讽般的笑脸躲开了这记势大力沉的挥击。

农场主狂笑着扣下了扳机。

就算是恶魔也不可能躲得开近距离的子……弹?

什么都没有发生。

农场主疑惑地摇了摇自己光秃秃的右臂。

“在找这个吗?先生?”

恶魔拾起了一只紧握着手枪的断手。

“啊啊……啊啊啊啊啊!!!!”

农场主紧握着喷血的小臂惨叫了起来。

“嗯……抓的还真紧呢。”

恶魔削断了紧握着手枪的手指。

“是这么用的吧?”

恶魔看着男人逃走的背影俏皮地闭上了左眼。

“砰。”

绚丽的血花在男人的身上绽放了开来。

“砰。”

右肩。

“砰。”

左肩。

“砰。”

左膝。

“砰。”

右膝。

地上的男人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惨嚎。

“哇哦,你还有力气求救?”

像是被吓到了一样,恶魔后退了一步。

“你尖叫着寻求帮助。”

恶魔的脸上挂上了新月一般的笑容。

“然而并没有人来。”

恶魔转动着打空的手枪走向了在地上惊恐地蠕动着的男人。

“不会有人来的。”

“不……不要杀我!你要什么!什么我都给你!”

地上的男人嘶吼着蠕动着,逃离着鲜红的眼瞳的恶魔。

“这样啊……”

像是在认真地思考一样,恶魔轻点着自己的嘴唇,留下了血红色的唇彩。

“那我要点什么好呢……”

恶魔收起了反射着寒光的猎刀。

“我想到了。”

恶魔看着男人混杂着疼痛与恐惧的笑容勾起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我什么都不要。”

“但是……”

红眼的恶魔饶有趣味地欣赏着在男人脸上挤成了一团的希望与绝望。

“如果你把这块肉吃光,我也许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恶魔在男人绝望的眼神中拖拽着他儿子毫无生气的身体。

“恶……恶魔……为什么!!!”

“不为什么啊?”

红眼的恶魔诡笑着抽出了洗净的菜刀。

“你们家杀那么多人就有为了什么吗?”

“钱?快感?还是你们的口腹之欲?”

男人慌乱地转动着眼珠,脸上的血色在一瞬间褪得干干净净。

“你……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

“我在说你的‘肉源’啊,汤姆先生。”

恶魔扬起手中的菜刀,把尸体的血肉切成了鳞皮一样规整漂亮的薄片。

“就是那些死在你们手里的倒霉蛋啊?”

恶魔鲜红色的双眼迷茫地注视着前方的空气。

客房中的女人在扛起了昏迷不醒的少女。

“多么熟练的手法啊。”

架子上的钢钩在穿透了少女的脚踝。

“连骨头都能剔得一干二净。”

青年在割开了少女的喉咙,滚烫的鲜血流进了预先放好的小桶。

“我们并不是第二个,”

青年放下了尚有余温的少女,举起了油光可鉴的小斧。

“对吧?”

少女纤细的四肢离开了她的身体。

“我……我没有!!我还什么都没——!!!!”

“闭嘴。”

Chara狠狠地踢碎了男人的牙齿。

“我没让你说话。”

青年给自己的父亲让开了位置。

“我最讨厌的词是‘无能为力’。”

男人用自己熟练的手艺剖开了少女的身体。

“我最憎恨的角色是‘旁观者’。”

将掏出的内脏丢进一旁的桶中,男人斩下了少女的头颅。

“作为让我回忆起那段记忆的奖励——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幽灵大睁着鲜红色的眼睛,自始至终地在少女的身旁漂浮着。

少女眯缝着的双眼渐渐失去了光亮。

幽灵的双眼淌出了黑色的液体。

“你不是喜欢人肉么?”

Chara嫌恶地甩了甩黏附在手上的血液。

“如果你吃光这一坨肉,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一堆淤结着鲜血与黏液的肉片被倒到了男人的面前。

“要在我洗完澡前吃完哦?”

一堆由血肉组成的,像是松果一样的层层叠叠的肉塔。

————————————————

Oo Oooo Oo Oooo

Frisk摁掉了诡异的手机闹钟。

清晨的阳光刺在她的眼皮上,让她的脑袋就像被灌了铅一样变得昏昏沉沉的。

就好像昨晚的休息是假的一样。

“Chara……你又用我的身体熬夜……”

Frisk有气无力地拽了拽被子。

被子?

Frisk摇摇晃晃地坐了起来。

白色的墙壁,样式简洁的家具,灰棕色的地毯,还有自己身上干净的睡衣。

这里不是她睡下的房间。

“我在哪?”

*旅店。

镜子里眯缝着一双熊猫眼的幽灵环上了Frisk的肩膀。

*昨晚房子着火啦,怎么叫你都不醒,所以我就自己跑掉咯。

“啊?那汤姆先生他们?”

*不知道啦,火势太大啦,你又忘了给手机充电,好在重要的东西都放在车里。

*我开了两个小时才找到一家便利店报警,然后又开了三个小时才到这住下。

*他们不是死人,出不了事的,而且你给他们的房费都付了,别担心了。

“……谢谢,Chara。”

*不用谢,我先睡会。

Frisk身上的幽灵闭上了眯缝着的眼睛。

红光一闪而过。